位置:首頁 ? 信息詳情
赤腹松鼠泛濫 創新機制除鼠害 寶興縣林業局組織開展林木鼠害防治
來源: 發布日期:2019-07-04
打印

在寶興縣林業局森林病蟲防治檢疫站站長杜明清的辦公桌上,堆放著厚厚幾摞近年來寶興縣防治林木病蟲害的資料,其中有很大一部分,都是關于一種叫赤腹松鼠的。

今年5月22日,寶興縣林業局向靈關鎮和大溪鄉下發了《關于2019年林木鼠害防治工作的通知》,在通知中提到,寶興縣林業局實行補助政策支持鼠害治理,具體補助標準:每捕殺1只赤腹松鼠補助10元。

捕殺赤腹松鼠,是寶興縣林業局對林業有害生物防治機制和模式的一種探索。近年來,寶興縣靈關鎮與大溪鄉赤腹松鼠泛濫成災,一場“人鼠大戰”隨之展開。臨近7月,正是赤腹松鼠大量繁殖的季節,新一輪“戰役”也再次打響。

?普查中發現的赤腹松鼠 唐斌

?寶興縣大溪鄉被赤腹松鼠剝皮的柳杉 寶興縣林業局供圖

鼠害逐年加重

危害經濟林木

柳杉是一種重要用材樹種,生長周期短,經濟價值高,且易于管理,深受林農喜愛。然而,柳杉也是赤腹松鼠危害的主要樹種。寶興縣靈關鎮、大溪鄉是全縣柳杉人工純林的集中分布區,鼠害面積占全縣90%。

赤腹松鼠,在當地被稱為“叼林子”,分布廣,適應性強,生育能力也強,一年能生兩胎,一胎最多能生七八只。赤腹松鼠食性很雜,柳杉、杉木的樹皮、種子,各類漿果,還有一些小動物都是其食物。“如果是在天然林區,物種多樣,食物的選擇性也多,危害就不明顯。但在人工純林區,樹種單一,危害就較為嚴重。”杜明清說。

在杜明清保存的資料里,有許多樹冠部分干枯泛紅的樹,那些就是被赤腹松鼠所啃食過的柳杉。一些樹干上斑斑點點,還有一些樹下則全部是被剝下來的樹皮。

“5—15年生的柳杉和杉木,最易受到赤腹松鼠的剝皮危害,植株一被剝皮,病蟲害、風災、雪災就會影響到樹木,樹木生長發育受限,嚴重的就會死亡。”?杜明清介紹,由于赤腹松鼠的危害,導致造林地形成了“邊栽邊吃,常補常缺”的局面,經濟損失慘重,未成林造林地的林木成活率和保存率也受到嚴重影響。這不但挫傷了廣大群眾積極性,也給林區群眾造成了一定的經濟損失。

在2014年到2017年寶興縣全縣有害生物普查中,赤腹松鼠被認定為寶興縣林業主要有害生物之一,對林區具有較大的潛在經濟危害。

全民參與捕鼠

降低危害程度

自從發現赤腹松鼠危害后,寶興縣人與它的較量就正式開始了。

2017年,寶興縣林業局委托四川省林科院開展鼠害防治,通過采取投放毒餌、鼠籠誘捕等方式,取得的防治效果非常明顯。然而到了第二年,赤腹松鼠又卷土重來了。

“只要靜坐在樹林里一會兒,就能聽見松鼠在樹枝上跑來跑去、剝樹皮的沙沙聲。”杜明清說起鼠害防治時有些無奈。今年4月底,寶興縣林業局通過調查,發現林區鼠害依舊十分嚴重。若購買鼠藥防治,周期長且有可能錯過防治最佳時期,并且長年使用農藥后,對環境有不可逆轉的破壞。

如何才能有效防治鼠害?寶興縣林業局意識到,純粹依靠營林措施和小面積化學防治效果并不好,按照“誰經營,誰防治”的方針,需要調動林區群眾積極性,開展群防群治、統防統治。

于是寶興縣林業局在今年推行了治理鼠害的方法——人工捕殺措施。采用鼠籠誘捕方式,在每畝地設置1到2個捕鼠籠,鼠籠固定在樹上用玉米等作為誘餌,每天去檢查一次是否捕捉到了松鼠。

“赤腹松鼠危害并不只是寶興縣的個例,洪雅國有林場在防治赤腹松鼠上就取得了不小成效,有許多我們可以借鑒的經驗。”杜明清說,這個人工捕殺的經驗就是從洪雅學來的。目前正值暑假期間,不少學生回到家里,正好有更多人力參與捕鼠。

要讓大家都去抓松鼠,自然要有相應的政策支持和激勵。寶興縣林業局出臺了補助政策,每捕殺一只赤腹松鼠,將獲得10元錢的補助(以赤腹松鼠的尾巴為依據)。林業局審核后,將補助資金撥付鄉鎮,由鄉鎮按“一卡通”方式將補助資金兌付到實施農戶。目前,寶興縣靈關、大溪兩地已經捕殺了20多只赤腹松鼠。

“我們也并不是要把所有的赤腹松鼠都消滅掉,畢竟它是國家‘三有’(有益、有經濟、有科學研究價值)動物。但是在林區,我們必須把種群密度控制下來,讓它有害不成災,做到生態平衡。”杜明清說。

下一步,寶興縣林業局將加強引導林農在新造林時營造混交林,避免純林;結合人工商品林采伐政策優先采伐受害林分,及時更新為混交林,保護鼠類天敵等方式,進一步控制鼠患。

雅安日報/北緯網記者 魯妮娜

轉載來源:雅安日報/北緯網

來源地址:http://qxnews.beiww.com/bx/xwzx_684/201907/t20190703_823588.html

站點地圖 | 使用幫助
主辦:中共寶興縣委 寶興縣人民政府
備案號:蜀ICP備09001228號 川公網安備51182702000701號 政府網站標識碼:5118270005
設計開發:四川好亦同
叉叉助手全民飞机大战